Literature 中文 論文

越南《后白藤江赋》、《续赤壁赋》与中国《前、后赤壁赋》之联系

(越)潘秋云

摘要:

《后白藤》、《续赤壁》都是越南汉文赋在题材与思想主题上借鉴了中国赋的好例子。与之同时,这两篇赋再次体现了越南文人的审美观念和创作习惯,即其对历史性和真实性的追究,大大不同于中国作家。

越南作家跟“赤壁” 似乎有着不解之缘。不管何时何地,只要跟战争战场有关,越南作家就会联想到赤壁之战,并常拿来作比较:“彼合淝之风声鹤唳,曷足以喻其捷;赤壁之片帆不返,奚足以参其能也哉!”(李子晋《昌江赋》),“呼声振天而山嶽为动,溺尸涨海而鱼鳖充饥。气焰凌於赤壁,风声溢於淮肥。”(阮梦荀《后白藤江赋》)。阮梦荀创作了《后白藤江赋》和《续赤壁赋》,一篇隐隐约约地体现了《后赤壁赋》的影响,另一篇则堂堂皇皇地紧跟着《前、后赤壁赋》的影踪,想用自己的见识与情感来续前人之端。

赤壁究竟为什么对越南文人那么有吸引力?应该有如下三种原因:其一,赤壁战本身是一个传奇大捷。经过这场大战,魏、吴、蜀三国鼎立的局面基本形成,开始了中国历史上精彩万分的三国时期。就其意义足以称得上“历史的拐点”。而在越南人眼中,其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赤壁之战是历史上以弱胜强的著名战例。越南历代跟中国交战的情景都好比螳臂当车,但最后总能摆脱困境,获得胜利。因此,在越南汉文作品中,赤壁之战往往是个寓意深远的比较对象。其二,《三国演义》在汉文化圈中广为流传。这场战争的过程, 经过后世文学作品的夸张和改造, 凭添了诸多神奇之处。其文学意义足以俘获任何热爱中国历史文化的心灵。其三,越南汉文赋之所以那么钟爱“赤壁”,跟苏东坡出色的两篇《前、后赤壁》脱不了干系。前、后《赤壁》是姐妹篇,写得极为精致,情感表达极为洒脱,而越南民族一向对精致和洒脱这两个审美观念比较敏感,且十分认同。苏轼本身的赤壁情结已打动了不少人的心弦。在越南赋作家接受和学习中国赋的过程中,前、后《赤壁》无疑在他们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记。这种印象有时不知不觉,有时顺理成章地体现在历代越南赋作家的作品之中。

因此,越南的《后白藤江》、《续赤壁》和中国的《后赤壁》三赋之比较不全是为了求其异同,而更多的是为了凸显借鉴成分和本色因素在文化思想中的结合。

一.

《后白藤江赋》应该属于不知不觉地被感染的那种类型。《前白藤江赋》作者张汉超(?-1354)跟《后白藤江赋》作者阮梦荀(1380-14?)是不同时代的人,相差大约一百多年,跟同一个作者在同一年之内所创作出来的前、后《赤壁》之情况大大相反。因此,前、后《白藤江》其实没有很多可比较之处,反而《后白藤江赋》跟《后赤壁赋》是值得放在一起加以讨论的作品。当然,作为“后续”作品,《后赤壁》与《后白藤》都无法摆脱“前任”的影响。在比较的过程中难免会参杂跟《前》者的对照与参考。

同样是文赋,苏轼《后赤壁赋》是一篇幽远深邃的文赋:

是岁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将归於临皋。二客从予,过黄泥之坂。霜露既降,木叶尽脱。人影在地,仰见明月。顾而乐之,行歌相答。已而叹曰:“有客无酒,有酒无肴,月白风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举网得鱼,巨口细鳞,状如松江之鲈。顾安所得酒乎?”归而谋诸妇。妇曰:“我有斗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时之需。”

於是携酒与鱼,复游於赤壁之下。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予乃摄衣而上,履巉岩,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龙,攀栖鹘之危巢,俯冯夷之幽宫,盖二客不能从焉。划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起水涌。予亦悄然而悲,肃然而恐,凛乎其不可留也。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时夜将半,四顾寂寥。适有孤鹤,横江东来,翅如车轮,玄裳缟衣,戛然长鸣,掠予舟而西也。

须臾客去,予亦就睡。梦一道士,羽衣蹁跹,过临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游乐乎?”问其姓名,俯而不答。“鸣呼噫嘻!我知之矣!畴昔之夜,飞鸣而过我者,非子也耶?”道士顾笑,予亦惊寤。开户视之,不见其处。

而阮梦荀《后白藤江赋》则是一篇情感表达坦率而强烈的文赋:

九霄日丽,六合尘空。抚长江之天堑,想兴道之威风。此白藤所以壮海东之一道,而程(陈)家所以成不世之骏功也。思昔蒙哥既殂,薛禅继统。相滦桓而定都,奄江淮而平宋。锐气乘破竹之余,愤兵用韩馥之众。唆都迤海而欢爱绎骚,乌马夺州而谅山惊动。入海辨两宫之舟,深山避三峙之洞。凛国势之春冰,赖人心之铁瓮。伟英宗之人杰,辅圣庙之天纵。人百其勇,士皆为用。巘岘庆余,奋其瓜牙。上相国公,蔚为辰楝,加以天神。尽其怒,雨涝老其师,瘟疫於军璧,虮虱生於铁衣。铁面弢而英威雷厉,复仇榖而义气风飞。揭先声以走脱欢,不遗镞而扲戾。既南风之不竞,遂东海而遁归。惟元老之壮猶,胸万甲而出奇。波涛一色,而误浅深之路;舳舻千艘,而伏至险之机。知成扲之在目,料制胜之得基。推成功而不居,奉庙算之指挥。卒之乌马路穷而自毙,夺鲸罩纲而无遗。呼声振天而山嶽为动,溺尸涨海而鱼鳖充饥。气焰凌於赤壁,风声溢於淮肥。致北虏之夺气,而定一代重兴之也。予尝夜月泛舟,徘徊四顾,酹万劫之灵,诵鸦江之赋。残霞蘸空,恍腥血之杂州,髑髅,号风,疑悲螺之率部。想折戟沉沙,叹胡元之遗臭。淘淘惊涛,如哭如怒。虽程(陈)迹之已空,尚江山之如故。陋刘之事至微,恨胡氏之椿无措。然后知险为国设,才本天生。幸中天之日月,扫孛气之欃槍。吾知此江之水,先海岱而顺导,助银河而洗兵。镇鲸波之不摇,又何羡乎战争。

虽然越南汉文赋作家欣赏《前、后赤壁赋》的精致文字和洒脱的情感,但他们借鉴最多的还是一种怀古韵味。苏轼在其《念奴娇——赤壁怀古》中道:“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正是作者《念奴娇——赤壁怀古》和前、后《赤壁赋》这一鼎足三立的贯穿情怀。前、后《白藤江赋》同样也是以“怀古”情怀为出发点。不同的是《前白藤江》是兴“怀”以引发议论的话题,而《后白藤江》则完全陶醉在怀古之中。

从内容看,《后白藤》与《后赤壁》都是由景生情的。《后白藤》写作者中秋身临白藤江,观其形状就想起陈朝时兴道王陈国峻破元朝水兵,联想到黎朝刚过去的抗明战争,心中百感交集。作者为自己国家史上显赫的战绩而自豪“伟英宗之人杰,辅圣庙之天纵。人百其勇,士皆为用”,为那些对发生战争有责任的人而嗤之以鼻“想折戟沉沙,叹胡元之遗臭。淘淘惊涛,如哭如怒……陋刘之事至微,恨胡氏之椿无措”,同时也为在战场牺牲的战士而伤感“予尝夜月泛舟,徘徊四顾,酹万劫之灵,诵鸦江之赋。”。最后,赋尾献上作者厌恶战争渴求和平的心声。《后赤壁》写作者初冬携友带酒和鱼复游赤壁,看景色草木萧瑟,岩崖峻峭,山高月小而发出“曾日月之几何,而江山不可复识矣!”之感。途中虽有酒有朋友但当初“行乐相答”的心态已消失得无影无踪。瘦硬的景色、紧张的旅途,加上作者夜梦道士化鹤虚无缥缈之境都表露作者出世与人世复杂矛盾心情。

从情感上看,两赋处处都表现了作者的亲身经历和真实感情。两赋所流露出来的情感在某种程度上都超越其《前》者,如《后白藤》所表达对历史的感触更强烈更自我,既“悲”又“恨”,边叹气,边徘徊;而《后赤壁》的作者则“悄然而悲,肃然而恐”,之后是慌忙“惊寝”。可见两赋都从其《前》者吸取了一些主要的思想成分,并把这一点涂抹的更为浓重。阮梦荀抓住了张汉朝的历史情怀,并用更多的铺陈和描写的艺术手法来演绎。苏东坡延续了自己借酒酹月,寻梦自慰的情怀,不同的是《前赤壁》清晰直白而《后赤壁》深幽莫测。

不过,对于后续品,在发挥《前》者的特点上是否能够超越前者或与其媲美,把握好一个“度”是关键。《前、后赤壁》的结合可说是前后连贯,一脉相承,天衣无缝。而《后白藤江》因太注重演绎历史事件,而疏忽情感的演变及景与情的结合而显得太沉重无味,从而在艺术成就上远远逊于《前》者。

从形式看,《后白藤》跟《赤壁》都以记叙、描写、抒情相结合。跟各自《前》者多议论,夹以绘景抒情的不同,这两篇赋则不求议论,不设主客问答,以记叙描写为主。《后白藤》和《后赤壁》中的主人公始终只随着眼前汩汩滔滔的江水进行着心灵之旅程。《后赤壁》开头的问答不过是个“引入”,跟主题没有多大关系,而最后跟道士的对话也是个“引出”,带读者走出文章的主题到另外一种境界,让作品意味深远。这两种问答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主客问答体。

二.

阮梦荀《续赤壁赋》属于顺理成章地表达越南作家赤壁情结的类型。

火井欲熄,当涂方兴。官渡扼吭,而本初疽死;钟繇镇泷,而三辅气增。大下江陵,谓将席卷,谁料土崩。昧兵家之至戒,犯天气之炎蒸。岂知舍陆而舟,英雄无用武之地。恶逆助顺,江陵有设险之征。况紫髯固一辰之雄,周瑜亦谋国之能。斫案而起,愤张昭之失计;唇亡则惧,赖孔明之得朋。呜呼噫嘻,谓由人耶,则火攻特出下策;谓在天耶,则霸图因以定基。挫用兵如神之势,鼓士卒百勇之机。卒之成江东之业,奋益州之威。以为气数之适然,抑亦吴蜀之一奇。子常舣舟夏口,抵掌昔辰。酹江神以一杯,歌坡仙之遗词。乌林雪消,想千艘之星散。黄岡霞落,疑列之灰飞。江风洶洶,意余怒之未已,鬼火熠熠,愁溺卒之含悲。世变已往,感事依依。英雄之泪,随江流之滚滚;故宫之址,歌禾忝之离离。风火消霸图之气,乌鹊绕明月之枝。岁月逝矣,城郭俱非。忍水落而石出,想玄裳与缟衣。然后知天地之间,惟英雄风义气为不朽;江山之跡,惟天造地设为难移。但见清风明月,为乾坤无尽之藏;前后二赋,为骚人千古之思。彼三国之陈迹,曾不满夫一欷。

阮梦荀《续赤壁赋》这篇小赋很明显地借鉴了苏东坡的前赤壁、后赤壁二赋。第一,在体裁上,其行文随意,借鉴了苏东坡文赋的风格。不过,还是讲究押韵和对仗,不完全向《前、后赤壁》那样散文化。第二,在内容上,用了同样的题材和素材。第三,在思想上,也是怀古。第四,在艺术手法上,借鉴了一些修辞,如《群贤赋集》中所注:“苏东坡有前赤壁、后赤壁二赋。水落石出、玄裳缟衣、清风明月,皆赋中之语。” 作者在篇尾也特意向苏轼致敬“酹江神以一杯,歌坡仙之遗词”,并直接道出苏轼的作品“但见清风明月,为乾坤无尽之藏;前后二赋,为骚人千古之思。” 阮梦荀不仅仅跟苏东坡怀古精神有了共鸣,而且还强调了其文学功能:文学跟自然一样也能够长存,能够动人心弦,让人在其中思考,在其中陶醉。

这篇赋明显体现了越南作家偏向写实和入世的一面。虽其名为《续赤壁赋》,是续苏轼《前、后赤壁赋》并在很多方面受了这两篇赋的影响,但并没有所谓释然脱俗之情,反而更着重於历史事件和人物的真实性。孙权、周瑜、孔明等人物都被一一“点名”。这一特点历来是越南赋作家的强项,同时也是其最大的缺点。越南汉赋最大功能之一是记叙历史事件。他讲究历史的真实性和对历史事件的描写,但正因过于追求真实与细节,往往会失去文学应有的朦胧美和想象空间。

 

Phan Thu Vân, Mối liên hệ giữa hai bài “Hậu Bạch Đằng giang phú” và “Tục Xích Bích phú” của Việt Nam với hai bài “Xích Bích Phú” của Trung Quốc, Kỷ yếu Hội thảo khoa học Quốc tế Vận văn học  Trung Quốc lần thứ sáu tại Tô Châu, Trung Quốc. (第六届中国韵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苏州-中国) Tháng 11/ 2013.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第16卷,总第95期,2014年2月,第40-42页。

ISSN 1672 – 8572

You Might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