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erature 中文 論文

越南赋对中国赋的借鉴与创造

潘秋云(越南)

摘要:

越南赋是越南文学形成与发展的过程中对中国古代文学体裁借鉴与改造的文体之一。其创作历经七百多年,已经为越南文学史作了很大的贡献。在本文的篇幅内,笔者探讨关于越南赋对中国赋的接受与创造问题,着重于越南汉赋的面貌及其发展过程。

关键字:

越南汉赋,文学体裁,借鉴与创造。

越南文学形成与发展的过程伴随着对中国古代文学的借鉴与改造。当越南文学能自己创作出更多的有民族特色的文学体裁时,大部分士大夫仍继续使用这些外来的文体进行创作,因为这些文体已经成为越南文学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使用中国文学体裁来创作自己民族的文学著作这种手段在日本和朝鲜文学中也经常看到。研究越南文学对中国文学尤其是对中国文学体裁的借鉴与创造,不但对越南文学更进一步地了解而且对汉文化圈的研究工作也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在本文的篇幅内,笔者探讨关于越南赋对中国赋的接受与创造问题,着重于越南汉赋的面貌及其发展过程。所谓“越南汉赋”,是一种在越南古代文学当中用汉字来写的赋体,区别于用“喃字”1 来写的“越南喃赋”。在越南古代文学史上,汉赋与喃赋结合起来构成了结实而灿烂的一章。

越南民族跟中国文化在历史上有着复杂而漫长的接触过程,其中附属时间大概有一千年(约公元前111年至938年)。在这十世纪内,北方统治者对越南民族进行了教化,其初衷是为政府部门培养一批行政人员。后来随着时间过程和交流需求不断曾长,汉语教学在越南(当时为交州地区)越来越发展。每次在中国发生了战乱,如王莽之乱、三国之乱、五代十国之乱等等,有不少中国文人、名士躲避战乱而移居交州地区。儒教、道教、中国古代文学等中国文化最精粹的部分也跟着他们来到了越南。佛教传入越南通过两条途径:一是从印度、锡兰直接进入越南;二是从中国随着汉文化的南渐进入越南。这些文化思想对越南民族文化尤其是越南古代文学产生了重要影响。

关于赋这种文学体裁何时传入越南并何时被越南文人运用来创作的问题,目前很难推出准确的答案。由于历代战乱所造成的各种原因,越南典籍大部分都已散失,不少关键资料已不见了。现存最早的越南历史书籍之一《越史略卷二•阮(李)纪》里面有一条关于赋的记载:“癸未明道二年(1043)…… 夏四月王幸武宁州松山寺见其颓殿中有石柱猗压。上慨然有重修之意。石柱忽然复正。因命儒臣作赋以纪其异。”这是越南书籍中出现“赋”这个字最早的一则材料。

由上可知在李朝(1010-1225)时越南作家已经用赋这种体裁来创作了。从十一到十二世纪,越南“喃字”还在萌芽时期,未达到能写出如赋这种比较复杂的文学体裁的程度,而且更不是封建社会统治者所采用的官方语言,可见《越史略》所提到的“赋”就是用汉字来写的赋。可惜李朝汉赋已失传。我们现在只能看到越南陈朝以来的赋。

其实,早在第八、九世纪已有越南人所作的赋,是姜公辅2的《白云照春海赋》,现存在中国《文苑英华》。然而在后来所有的越南诗赋选集及越南文学史里面几乎都没有一本把这篇赋视为越南汉赋的第一篇,而众所认同的越南汉赋首篇是莫挺之的《玉井莲赋》。

客有人:隐几高斋,夏日正午。临碧水之清池,芙蓉之乐府。

忽有人焉。野其服,黄其冠。迥出尘之仙骨,凛辟榖之癯颜。问之客来,曰从华山。乃授之几,乃使之座。破东陵之瓜,荐瑶池之果。载言之琅,载笑之瑳。既而目客曰:非爱莲之君子耶。我有异种,藏之袖间。非桃李之粗俗,非梅竹之孤寒。非僧房之枸杞,非洛土之牡丹。非陶令东篱之菊,非灵均九畹之兰。乃泰华峰头玉井之莲。

客曰:异哉。岂所谓藕如船兮花十丈,冷比霜兮甘比蜜者耶。昔闻其名,今得其实。道士欣然,乃袖中出。客一见之,心中幽郁郁。乃拂十样之笺,沘五色之笔。以为歌曰:架水晶兮为宫,金凿琉璃兮为户。碎玻璃兮为泥,洒明珠兮为露。香馥郁兮层霄,帝闻风兮女慕。桂子冷兮无香,素娥纷兮女妒。采瑶草兮芳洲,望美人兮湘浦。蹇何为兮中流,盍相返兮故宇。岂濩落兮无容,叹婵娟兮多误。苟予柄之不阿,果何伤乎风雨。恐芳红兮摇落,美人来兮岁暮。

道士闻而叹曰:子何为哀且怨也。独不见凤凰池上紫薇,白玉堂前之红药。敻地位之清高,蔼声明之昭灼。彼皆见贵於圣明之朝。子独何之乎骚人之国。

於是有感斯言起敬起慕。哦成斋亭上之诗,赓昌黎峰头之句。叫阊阖以披心,敬献玉井连之赋。

莫挺之在陈朝兴隆12年(1304)应试获状元。相传陈英宗接见状元时嫌其长得丑陋,有不悦之意。莫挺之便献《玉井莲赋》,寓意自荐,后来做官,得到了陈朝君臣的重视与信任。这篇赋在越南文学史上有重要的地位。

陈朝(1226-1399)是越南汉赋兴起时期。到了陈朝,儒教开始被提高并逐渐代替佛教处于社会思想的崇高地位,封建中央集权制度走进巩固与发展时期,国家内修国政,外御强敌,1257年、1285年、12873次抗元蒙胜利,人民抬头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士大夫为独立自强的国家而感到骄傲。这是赋兴起基本的社会历史条件。另外,越南民族经过附属中国的一千年,到938年独立出去时已接受了中国汉文化浓厚的影响,加上其自身的文化内涵,再发展了近三百年到陈朝时已达到很高程度的文化修养和艺术表现。陈朝时期的建筑、雕刻、绘画、手工艺等艺术方面都有成就,现在还可以看到这一时期留下的一些宫殿、寺庙的建筑材料和艺术作品,都极为精致,表现出陈朝豪爽而细腻的民族精神。这是陈朝汉赋发展,而且在某些程度上已达到后人所不能及的地方的重要因素。

从陈朝到胡朝(1400-1407)与后陈(1408-1413)这段时间的赋迄今所发现的仅有16 篇,但所写的题材与主题比较丰富。有歌功颂德的:《白藤江赋》(张汉超)、《天兴镇赋》(阮伯聪)、《景星赋》(陶师锡)、《观周乐赋》(阮汝弼)、《董狐笔赋》(缺名);有讽谏的:《千秋鉴赋》(范迈)、《勤政楼赋》(阮法)、《斩蛇剑赋》(史希颜)、《汤盘赋》(缺名)、《黄钟为万事根本赋》(缺名);有咏物的:《玉井莲赋》(莫挺之)、《叶马儿赋》(段春雷)、《叶马儿赋》(阮飞卿);有述事言志的:《蟠溪钓璜赋》(陈公瑾),有药学知识的:《直解指南药性赋》(阮伯静)、《药性赋》(阮伯静)(这两篇赋篇幅较长,从头到尾都是各种越南土生土产的药味名称和其药性用法,正如作者在《直解指南药性赋》开头所写的:“欲惠生民,先寻圣药;天书粤定南邦,土产有殊北国……”)。

1413 年,明军侵略了越南。1428年,黎利驱逐明军,建立了黎朝。越南封建社会进入鼎盛时期。初黎(1428-1527)是越南文学史当中汉赋最繁荣的朝代。〔这一时期产生的〕汉赋的数量最多、其汉赋的篇幅〔亦〕最大。越南汉赋最长篇(黎圣宗的《蓝山梁水赋》)和作品最多的作者(阮梦荀据所记载写了四十多篇)都在这一时期出现。跟陈朝汉赋有所不同,黎朝汉赋的题材与主题极为集中:歌颂英明的君主,歌颂地灵人杰的江山,表示对山河社稷的骄傲与对永久太平的渴望。其代表作有:《至灵山赋》(阮抑斋),《蓝山赋》、《义旗赋》、《至灵山赋》、《洗兵雨赋》(阮梦荀),《至灵山赋》、《昌江赋》、《寿域赋》、《广居赋》(李子晋),《至灵山赋》(陈舜俞),《蓝山梁水赋》(黎圣宗)等等。应该说〔以〕歌颂〔为主题的赋〕体此时已达到最高峰,越南古代文学史上再也没有欢乐与自豪宣泄得那么真实和爽快的文学作品了。

黎朝时期科举制度发展,从陈朝已开始形成的“以赋举士”这一考试方式,到了黎朝更为普遍。越南汉赋的极盛时代也因此而到来。下面所介绍的赋篇是阮直状元在大宝第三年(1442)会试所作的《春台赋》。

繄圣人之立极,播和气於两仪。蔼当时之蒸庶,囿春台之熙熙。

是台也:

匪营匪构,无址无基。万杵何施不劳版筑,百金溪用曷费财赀。惟礼惟义可以爰谋爰契,惟德惟化可以经之营之。岂庶民之子来,安百堵之可期。不高其高,而上摩乎霄汉;不大其大,而下薄乎海涯。姑苏,章华甚於土苴;黄金,戏马不啻毫厘。不以冬夏而有异,不以岁久而有隳。既非云台之望云物,又非灵台之验天时。民囿期间,安康皞熙。物生与化,煦妪融怡。耕田凿井,饱食暖衣。耆颐耇老而无夭无阏,出作入息而不识不知。惟兹台之显晦,关世道之盛衰。

揆羲农於往古,想太朴之淳质。懿兹台於此时,极蟠际而为一。暨勋华之在御,伟於变於时雍。谅兹台之为台,与天四而始终。下迨禹汤,民阜物康;泰和之盛,文王武王。猗欤兹台,岂不昭彰;陋哉季世,民物纷拿。何兹台之败坏,动后人之咨嗟。

千载寥寥,邈乎无闻。否极泰来,天运环循。我高皇帝为天下君,仁风普扇合和薰。建丕基於不拔,蔼和气於八垠。於变时雍,抚皞皞熙熙之俗,陶成庶汇,施生生化化之仁。培竺乎不台之台,薰蒸乎不春之春。大庭其世,葛天其民。玉筑烂兮四时,景星灿兮三辰。开太平之丕业,以垂裕於后人。

方今圣皇,抚临万邦。鼓薰风以图治,迎化日之舒长。固皇图於亿载,开寿域於八荒。休征五气,祥应三光。万民富庶,五榖风穰。家:稷、契;人:皋、夔;世:唐、虞;俗:成,康。则春台之在天地,孰与今日比方也。

在这篇赋里面同样可以看到这十五世纪越南作家在其创作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民族精神。这种民族精神,就是越南人的仁道主义与爱国主义的结合体。

另外,借用中国典故,带有言志之意的题材继承了前朝的传统,也有了一定的成就:《美玉待价赋》(潘孚先),《博浪锤赋》(梁如鹄),《四宣图赋》(阮伯记),《鸡鸣赋》(阮天纵)等等。

鄚时期(1527-1593)和黎末时期(1593-1788)的汉赋虽然没有初黎时期的繁荣但其数量也不少,其中也有佳作。这段时间是喃赋兴起时代,很多作者同时有汉赋、喃赋创作的经验。 在题材和主题方面,由于这一时期朝廷混乱,封建社会被分裂,内战与割据状况破坏了国家的安宁,民族的发展与人民的安定生活,士大夫无法为朝廷献上歌功颂德的作品,讽谏的也减少。作品内容回到个人的内心感情,反映了作者对世道与人生的思考。有些用直接诉说感情方式来表达,如:《鲈溪闲钓赋》(鄚天锡)、《天君泰然赋》(吴时任);有些借用中国典故来讽喻,如:《掖庭乘羊车赋》(阮伯麟);有些通过自然景色描写方式来表现,如:《西湖3风景赋》(吴时仕))、《梦天台4赋》(吴时任)等等。

从西山阮氏(1788-1802)到阮朝(1802-1945),除了借用中国典故来作赋感兴的赋篇以外,还留下了不少越南文官出使中国时创作的作品:《五险滩赋》、《岳阳楼赋》(段阮俊),《雪月疑赋》、《登黄鹤楼赋》(吴时任)等等。作品里面所描写的那些文物和自然景色应该是作者在使程上所亲眼看到,亲自体会到的:

一色纷纷。吾不知其何为兮宵欤晨。吾欲观太虚兮,长庚与启明而俱泯。指前山而拭瞻兮,草树堆白以轮困。岂长夜之未央兮,胡为乎鸟声约略相闻。将清晨之初稀兮,胡为乎板桥敻不见人。予有疑乎雪月兮,唤舆者而咨询。乃侏离之不辨兮,手指口而云云。行独会於予心兮,宇宙洪荒之未分。下谁为川岳兮,上谁为星云。中以何状而为物兮,以何形而为人。又何为上中下兮,使各类聚而群分。是理底倥侗兮,是气底浑沦。何名利之相逐兮,孰为疏而为亲。何送迎之相烦兮,孰为伪而为真。自舟车之既陈兮,彼为猫而此为獯。既矛戟之相寻兮,乃玉帛之相邻。时有万千里之修途兮,重三译而策骅骃。苟人迹之所到兮,皆可履青霜而踏红尘。又何疑夫雪月兮,计较夫深宵之与大昕。愿长康乎此身兮,效遽车之辚辚。幸谘诹之无咎兮,期少答夫洪钧。赋莲社之归来兮,嚣嚣然希莘野之天民。

《雪月疑赋》吴时任

(使程作)二十三韵

到了阮朝(1802-1945),喃字文学已经成熟并不断地发展。在十八世纪达到最高峰之后,它在文学创作中尤其是在感情诉说和现实控诉方面逐渐取代了汉字文学。除了阮通的《义冢赋》比较特殊而且有现实价值的作品,这一时期的越南汉赋几乎没有所谓时代的代表作。

总之,越南汉赋创作历经七百多年,已经为越南文学史作了很大的贡献。在其七世纪发展不断的过程中产生了众多作家与其作品,虽然现存的不到一百篇,但从中可以形容其当初的规模与成就。

在形式上,越南汉赋借鉴了中国赋各种赋体,从骚赋到俳赋、律赋、文赋,无不有所体现,有些还是某几种赋体的结合体。在内容上,他一方面吸收了中国赋原有的歌颂、讽谏、夸张、铺陈等特点和中国各种历史与文化知识,一方面创出了自己有民族特色的表现方式,体现出历代士大夫的思维、思想、志向与感情。越南汉赋篇幅短小,结构分明,言辞美丽而不华丽,简洁而明朗。这也是越南文学一贯的风格。

我们探讨越南汉赋的产生与发展历程是为了更加了解一个国家的文学色彩,欣赏她的源远流长、瑰丽多姿,也是为了给汉文化圈提供很好的借鉴。

 

1喃字:一种越南人在汉字的基础上为自己民族创造出来的文字。

2 姜公辅:越南人,780年到中国应试,进士及第,后来在唐朝唐德宗(789-804)做官。

3 西湖:越南升龙城(今为越南首都河内)的最大湖叫西湖,不是中国杭州的西湖。

4天台:天台山,今属越南河北省,嘉梁县。

作者:

(越)潘秋云。

中国学研究(第十辑),济南出版社,2007年7月第一版。第10-15页。

ISBN 978 – 7 – 80710 – 476 – 6

 

You Might Also Like